最新动态
    • 11 个项目正在执行...

    • 4个省份

    • 128个自然村

    • 累计受益人数:320万人

最新项目
  • Email:info@hppchina.org.cn
  • 媒体宣传: xuanchuanbu@hppchina.org.cn
  • 捐资管理:juanziguanlibu@hppchina.org.cn
  • 合作筹资:hezuochouzibu@hppchina.org.cn
  • 电话:0871-65169035
  • 电话:010-64682315
最新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最新动态内容

创新与合作,实现农村儿童学前教育全覆盖

来源:互满爱人与人中国官方首页  加入时间:2017/7/17 点击:

    ---徐永光与4基金会一行8人考察“中国好公益平台”品牌项目—互满爱人与人的 “未来希望幼儿班”项目


    6月26-28日,希望工程创始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和新湖集团监事长叶正猛、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秦国英、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资助项目部官员解美玲、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原理事长沈光鑫、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倪志伟、云南青基会幸福时光项目发起人孟东锋、云南省妇女儿童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张朝义等,前往云南西部边境美丽的西盟佤族自治县实地拜访互满爱在西盟县的“小太阳”幼儿班项目(由黄奕聪慈善基金会和中华少年儿童慈善基金会资助),陪同拜访团队的有黄奕聪慈善基金会秘书长苏蔷华, 互满爱人与人驻华代表迈克尔•海尔、互满爱人与人项目总监霍思瑞、互满爱未来希望幼儿班项目经理李建才、西盟县教育局成教股长徐敏和互满爱未来希望幼儿班当地项目团队。



    “小太阳”幼儿班项目是一个社区主导的互助项目,覆盖20个自然村的438个儿童,项目旨在为偏远农村地区的幼儿提供全日制的学前教育,幼儿班老师由当地社区挑选至少接受过9年义务教育的当地村民担任,互满爱的项目团队会给予连续3年的培训。


    拜访团队从西双版纳勐腊县驱车10小时,周一晚到达目的地,参加了一个慈善和精准扶贫的论坛。简单的晚餐后,拜访团队来到了位于一个小工厂的三楼的项目办公室,办公室可以容纳20个幼儿班教师开会和培训,了解项目模式和培训方法。



    通过儿童早期教育发展项目投资幼儿,确保他们享有正确的鼓励、培育和营养,这是一个国家能够做出的最明智的投资之一,可以解决不平等、打破贫困的恶性循环,改善他们未来的生活。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证据表明:高质量的学前教育项目1美元的投入回报率是6—17美元。诺贝尔奖得主James Heckman、Paul Gertler和其他国家对牙买加儿童进行的20年跟踪研究显示:儿童早期的健康和教育干预措施可促使该儿童未来收入增加25%。

    为偏远地区的贫困儿童提供幼儿教育服务有助于促进社会包容度和保护性。


    目前对儿童早期神经生物学的理解是:大脑在早期生活中的结构和功能的发展影响儿童的健康、学习和行为,直到去世。这意味着:儿童早期所做的事情对个人和社会都有长期的影响。儿童生命的最初几年对社会产生了乘数效应。在这一时期得到良好教育的孩子往往在学校表现更好,有更好的机会发展在全球经济竞争中所需要的技能。因此,投资幼儿是人类和经济发展不可分割的一部分。(Mary Young,2014)


    中国农村的孩子需要更多的支持,才能融入中国的现代化,这样他们才可以成为中国梦的一部分。”农村教育行动计划(REAP)在2017年公开的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陕西省农村地区大约一半的幼儿在认知发育方面表现不合格。REAP采用贝利婴幼儿发展量表(评估1-42个月婴幼儿发展的系列标准)对1808名6-30个月的婴幼儿进行评估,发现婴幼儿在认知方面发育迟缓的比率远远高于平均水平。河北省和云南省的农村地区存在同样的结果。

    REAP研究人员认为:发育迟缓的主要原因是缺乏智力刺激,因为大多数孩子没有机会读书、听故事、玩游戏或唱歌。研究表明,只有39.2%的看护者在考试前一天与孩子们玩耍,只有12.6%的看护者给他们的孩子阅读书籍。在实地研究中,研究人员还发现,这些看护者很少与他们的孩子互动,大约40%的孩子是由母亲以外的人照顾,而这些人很可能是他们的祖母,他们的育儿方法已经过时了。” (http://chinadevelopmentbrief.cn/news/over-50-of-children-in-rural-areas-lagging-in-cognitive-skills/)



   

    截至2015年底,中国的学前教育总入学率为75%,其中1200万农村贫困儿童无法获得学前教育。截至2016年底,云南的入学率为68.27%,约有610000名儿童无法获得学前教育。


    为了解决这个紧迫的社会问题,互满爱人与人中国(“HPP”)在2008年创建了“未来希望幼儿班项目”(POF)。项目动员乡村社区设置由15 - 30个孩子组成的混龄幼儿班,利用当地可用的空闲建筑,社区选择幼儿班老师,家长支付教师工资,互满爱开展培训,在互满爱工作三年之后,移交给社区或当地政府。互满爱未来希望幼儿班提供了用最小的成本在自然村庄进行学前教育的机会。由社区支持和发起的未来希望幼儿班项目,使得项目更加可行和可持续。截止2017年6月,未来希望幼儿班项目在云南省、四川省、湖北省的九个贫困县212个村开展学前教育,覆盖9900名儿童。


    第二天,拜访团队亲眼目睹了这一理论是如何实践的。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途经了广阔的橡胶种植园和茂密的山林,他们来到了班哲幼儿班。


    班哲幼儿班于2015 年9 月份开办,校点位于勐卡镇班哲村村委会旁边用闲置的校舍修缮后的教室,现共有29 名幼儿,其中男孩17 名,女孩12 名,最大的6 岁,最小的3 岁。

    娜香、娜永老师为班哲幼儿班老师,生于1986 年和1990 年,佤族。两人不断互换角色,比如今天娜香上课,娜永就是后勤,做保育工作,给孩子做饭。两人共同把幼儿班打理得井井有条,相处得也很融洽。她们兢兢业业,默默为孩子付出。娜香说:“如今农民的日子过的越来越好了,家长的思想越来越开放了,对孩子的教育也越来越来重视,家长也很愿意出一点点钱在自己孩子的教育上。”


    教师娜永27岁,高中毕业,曾在上海当过农民工,2年前返乡,村委会在去年8月给她通了电话,并邀请她担任幼儿班教师一职。

    来宾们注意到老师讲述了一个生动活泼的故事,如何区别小鸡和鸭子,鸡蛋和鸭蛋,这是120个未来希望幼儿班的月度主题之一:动物和植物。孩子们也玩手指游戏,打扫教室卫生,摆放整齐所需的桌椅。



    一位接受过互满爱两年专业知识培训的高中毕业生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开朗的孩子们能和陌生人说话,能和其他班级默契配合打扫卫生和整理教室,拜访团随后与三位家长座谈, 老师和当地村书记听到了幼儿班的发展历史, 为什么父母会选择参与到幼儿班和村委会积极支持的原因。

   
    这个村有3-6岁年龄段的儿童60-70名,然而距离这个村最近的公立幼儿园在10公里以外的乡镇上,使得这些孩子们上学困难。


    参加此次活动的母亲年龄在25-30岁之间,有2-3个孩子,都是佤族,在家务农。丈夫们都去了外地务工,努力工作,以此养家。其中两位母亲是中学毕业,1位完成了小学学业。他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所成就,有更好的工作和更高的收入,对子女的教育期望甚高。


    当互满爱人与人带着来自黄奕聪基金会的的资助来到这个村庄时,村民们把握住了这个机会,组织了家长委员会,并积极地挑选老师。


    由于大家彼此都很了解,很快就认定了娜永为最合适的老师,当时她和3岁的女儿还在上海,每月收入2000-3000元。经过内部讨论后,家长们可以支付1800元/月和经批准后来自黄奕聪基金会额外的400元/月的补贴。所以娜永每月的收入在2200元/月, 随后她同意从上海回来。上海生活费用高, 赚钱不多, 生活也很困难。现在回到村子,住宿也便宜了, 还能照顾到年迈的父母。娜永爱孩子们,能被家长们推荐成为一名幼儿班老师她倍感自豪。


    她参加了互满爱人与人团队的月度培训和假期培训,这能持续改善她讲故事、组织游戏、整理教具、 做手工、唱歌、跳舞、语言教育、数数、认识动植物、认识季节天气、国旗的能力和其他激励人心的故事和活动, 在这个激动人心的21世纪紧密相连的地球村,鼓励孩子看到和理解不同的现象。



    村支书解释了他们是如何找到这所空校舍,如何找到建筑材料、油漆等,并与家长一起重新装修了教室,2015年9月在开班仪式后幼儿班正式的开班了。


    班哲幼儿班现有5 名家长委员会成员,每学期召开3-4 次家长委员会会议,家长委员会成员经常来探望孩子们,会向村委会和镇领导申请一些幼儿班日常用品,每个月会给幼儿班捐赠4-5 袋大米和食用油。村委会书记说,自从有了幼儿班,家长工作也更好做了,相信他们的共同努力一定会把幼儿班做得越来越好。

    他强调了孩子们在未来希望幼儿班课堂上使用普通话是尤为重要的,因为所有的村民都在家里说佤语。


    如果这些孩子在没有中文知识的情况下进入小学,他们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很难适应小学生活,不容易跟上进度,更易在初中阶段放弃学业。


    实际上距离村委会仅50米就有一所希望小学, 该校是由香港陈廷骅基金会在1996年出资建立的,但由于教育部颁布了关于在中国60多万行政村的20多万小学里实行“提高教育质量”办学改革政策,所以学校在2012年被关闭了。这让很多孩子的父母不知所措, 学前班突然消失了,村里的小学搬到了乡镇上,满眼含泪年幼的孩子们在一年级就离开了父母,搬到离家10 ~ 30公里以外的学校住宿借读。


    在与当地社区进行了1个小时的问答后,拜访团和当地村民合影留念,随后离开了班哲,此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项目是如何鼓励和授权当地社区解决缺乏学前教育的问题的。



    在空气清新,风景如画的山间小餐厅用完午餐后, 拜访团于13:30来到了中课镇——窝笼幼儿班。这个班级位于当地乡村小学的一间教室里。


    老师是由村委会推荐出来的,现在教室中安装了多媒体设备,教师可以从网络上获得幼教方面的知识进行学习和教学。


    窝笼幼儿班现有4 名家长委员会成员,每学期召开3-4 次家长委员会会议,家长委员会,村委会人员经常来慰问幼儿班,帮忙解决幼儿班比较棘手的问题。

    叶美老师,窝笼幼儿班教师,生于1996 年, 高中学历,佤族。叶老师很喜欢这份工作,“因为这份工作充满欢乐,让每一个孩子的童年是金灿灿的,像花一样的笑容。我愿为孩子做一只红红的蜡烛,照亮孩子纯洁美好的心灵。”她这样说道。如今,担任幼儿班教师已经一年了,她说自己最大的改变是教学理念的转变,不再是小学化教育,而是在玩中学,孩子们在课堂上也活泼多了。但是,这也给叶老师带来了一些困难。部分家长仍然不能理解幼儿教育的方式。

    经过培训,家长们更加重视幼儿教育了,而且对高质量的幼儿的教育要求愈来愈迫切,大家慢慢的也都意识到了不读书就会落后,没有文化很难有好的发展。


    孩子们午休之后,先做一些唤醒身体的游戏,然后开始下午的课程,讨论数字和尺寸的认识。

    今天的主题活动是“医学医药”。 老师和孩子们用角色扮演的方式去就诊,取药,以及学习用药量、每天服药次数和服药天数。这样孩子们开始了解数量法则(本课是千千树混合班课程计划的一部分)
有趣的是,看着不同的孩子对尺寸和剂量原则的反应。
 
    在这20分钟的学习互动之后,老师让孩子们表演2种舞蹈——现代舞和传统的民间舞蹈。孩子们喜欢身体动作,热情地跳了6分钟,让我们的成年观众说不出话来——我们不可能有那么多精力。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一位5岁的佤族姑娘身上,她以优雅和芭蕾般的动作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她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舞蹈家”——这是基金会领导人一致的意见和希望。



    随后我们和小学校长、当地村主任了解了关于更多祖国边远地区的小学的情况。

    这所学校有127名学生,21人在未来希望幼儿班,只有4名教师,有时孩子必须等1年才能进入小学,因为不是所有的班级每年都开设。校长扎四先生强调,学龄前儿童掌握普通话的使用是非常重要的,更加利于孩子适应小学第一年的生活。基本上,在一年级,所有接受过幼儿班教育的孩子的成绩都比没有上过幼儿班的孩子成绩要好。当地党委书记多次表示,村民们是多么幸福,有这样一个混龄幼儿班,有良好的环境,和蔼可亲的老师。




    希望这些山区孩子的未来能像周围山谷一样绿,更好地了解佤族和彝族的语言。随后拜访团离开学校,驱车返回西盟县。在返城的路上,我们经过班箐幼儿班,停留了约20分钟,与16:30放学的杨金凤老师进行了交谈。

    班箐幼儿班于2016年的9月开班,校点位于中课镇班箐村村委会的班箐自然村,幼儿班教室是使用村里的保安室,现共有20名幼儿,男孩9名,女孩11名。

    班箐幼儿班现有4名家长委员会成员,每学期召开3 次家长委员会,家长委员会经常帮助老师解决日常生活上的问题,帮助做家长思想工作。

    杨金凤老师,班箐幼儿班老师,生于1993 年,大专毕业,佤族。经村委会推荐,担任班箐幼儿班老师。在幼儿班刚刚启动的时候,与有些家长沟通困难,慢慢地,她的工作得到了家长的支持和肯定,她全身心投入到这个工作当中,她说这是她的一个梦想,一个关于老师的梦想,她喜欢幼教这份工作,也希望自己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老师。看到这些孩子,会觉得快乐、幸福和满足,纯真的笑容,犹如温暖的阳光,简单的,可爱的。


    杨金凤曾在昆明地质研究所工作,因为家乡社区的需要就回到了班箐。

    她说起初非常困难,管理、帮助和教育20个孩子的要求很高,但几个月后她掌握了工作方法。她表示很开心能帮助其他农村儿童改善教育,提高生活目标。

    她一直待在班上直到最后一位家长接走了孩子——因为下雨,今天可能到下午5点。
                              
                              
    开车回西盟的路上,车内一路安静,大家都在回想这一天所见和所学的事物。当地的西盟团队和大家道别离去。


    徐敏股长感谢黄奕聪基金会秘书长苏蔷华和互满爱在西盟开展的未来希望幼儿班项目–”你们的努力让西盟的入学率从40%提高到70%,请继续这样好的工作”。
    


                            黄奕聪慈善基金会支持的幼儿班村落分布情况

    苏秘书长表示将不会放弃这个工作, 在过去的2年里, 她3次拜访了幼儿班。她了解孩子和老师们, 也看到了他们的变化和社区取得的如此骄傲的成绩。她去过中国很多贫穷的地方,在中国基金会的年度会议上第一次听说了未来希望幼儿班项目,直觉告诉她,这个项目将会改变很多人的命运,因此在西盟的项目中投入了很多努力。“很高兴我们一开始就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基金会、新西兰大使馆进行接触,现在也吸引了这个重要的拜访团队——我们将继续支持我们的村庄社区。”


    随后,拜访团继续前往澜沧,第二天清晨乘机返回了昆明,回到各自工作的城市。


    餐会期间大家对民间慈善组织的作用进行了热烈讨论与思考。倪秘书长对希望工程学校的结束进行了反思:在20多年的希望工程中,热心的组织和个人在云南捐赠了1800多所希望学校——今天,约有1200所学校仍在运作。大约600所学校关闭,主要是由于该办学改革。有人提到,中国发展非常快速,时代在改变,在90年代、00年代需要的事物,可能在10年后就不再是必须的事物了。政府增加了对教育的投入,小学入学率在近几年几乎达到最佳水平。


    时代发生了变化——在农村小学教育被政府解决后,云南青年发展基金会是否有机会领导农村学前教育的支持?在他漫长的职业生涯中,沈先生曾去过云南所有129个县,他觉得有必要支持山区社区。


    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秦女士认为该项目的运作模式是有效的,符合农村贫困地区的托幼服务需求。《中国儿童发展纲要》有相关的目标,妇联组织也一直对儿童的早期教育非常关注,积极开展有关项目实施,如“儿童快乐家园”等。通过合作,也许能在学龄前儿童的早期教育方面发挥协同作用。


    徐永光对这个想法表示认可:“农村儿童学前教育问题,目前还不是政府基本公共服务的刚性责任,即便安排一些投入,也不可能覆盖全部费用。互满爱幼儿班创造的社区选择老师、家长支付教师工资、公益组织负责教师培训的模式,用最小的成本为山村孩子提供了学前教育的机会,这是一种切实可行和可持续的解决方案。这个模式可以撬动政府进行资金匹配,还能吸引更多的企业与基金会的投资。通过社会组织创新先行,跨界合作,实现农村儿童学前教育全覆盖是完全可能”。“希望中国好公益平台能努力、有效的推动这个项目,遍地开花”。


    到达昆明后,我们彼此告别,奔向四方——但是我们的心是团结在一起的,尽彼此之力,帮助下一代在生活中取得最好的成功。


      


本文作者:
迈克尔·海尔曼

【上一条 云南寻甸县气候智能型农业示范项目开展水稻精确定量栽培 】【下一条 阿特拉斯·科普柯--互满爱布拖县社区发展项目 】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 拜耳(中国)有限公司
  • 花旗集团基金会
  • 家乐福基金会
  • PHILIPS
  • Novozymes
  • 新西兰大使馆
  • 中华儿慈会
  • 联劝
  • 欧盟中国
  • Boehringer Ingelheim
  • NIKE
  • 搜狐公益
  •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 招商局慈善基金会
  • 黄奕聪慈善基金会
  • UFF
  • HPP Spain
  • HPP Lithuania
  • 澳门同济慈善会
  • 全球合作伙伴
  • 全球合作伙伴
  • 全球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