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banner

首页 \  项目动态 \ 不被看好的农村幼儿教师,后来都怎么样了?

不被看好的农村幼儿教师,后来都怎么样了?

来源:互满爱人与人国际运动联合会(瑞士)云南代表处时间:2022-08-05 16:35:01浏览:137次

文图来源:会泽项目副主管 刘春玉

明明是小学教师,却被安排填补乡村幼教的空白。

这样的经历,还能拥有发展的未来吗?

在农村,幼教好像都不被看好,它算不上正二八经的教师。在刻板印象里,选择在农村当一名幼教是“迫不得已”的归宿。

2019年,互满爱与会泽县教育体育局合作,带着未来希望幼儿班项目去到当地一部分村子里,借助公益力量,项目提升乡村幼教的综合能力,同时与教育部门及学校合作,培养出优秀的乡村幼儿教师。

微信图片_202207291404293(1).jpg 

说到谁最了解项目及目前乡村幼教的情况,当然是驻守在当地的项目负责人,刘春玉就是会泽项目的副主管。

而她,亲眼目睹了项目上幼儿班老师们的成长。

据她介绍,在项目刚开始时组织的第一场岗前培训结束后,发现有老师在场外小声哭泣。经身边同行人解释才知道是因为该名哭泣的女教师原本是小学老师,以为参加完这次培训回去后,她就得负责幼儿班教学,不能再教小学了。

微信图片_202207291404291(1).jpg 

针对这种情况的教师,若安排他们参加培训,他们会无意识的给自己贴上“我是小学教师”的标签,幼儿教育学多学少都没有关系,这同时也就导致培训不能取得预期的效果。

为什么幼儿班教师的培训会是临时抽调的小学教师参加呢,学习后回去如果不负责幼儿班,那这样的培训又有何意义?带着诸多疑问,刘春玉及其他项目上的同事开始寻找问题的根源。   

经走访发现,该小学的附属幼儿班没有足够师资,按照轮岗的方式安排小学教师轮番负责幼儿班,管理模式和教学方式仍按照原先的学前班。

这些轮流的“幼儿班教师”,他们不知道什么是一日常规,也不懂幼儿教育五大领域的活动如何开展。

微信图片_202207291404292(1).jpg 

问题不去解决,它就一直存在。若要确保接下来的项目活动继续顺利开展,

春玉与项目上的同事正式与中心校沟通。

在得知情况后,中心校专门安排负责人与项目团队前往幼儿班,协商解决教师的问题。会议上,小学校长召集全部小学教师,大家为如何给幼儿班找到一名稳定的教师而出谋划策。

大家都沉默了,5分钟......10分钟过去,谁也没有给出理想的解决方法。

这时,负责二年级的刘老师打破这尴尬的局面,站起来称愿意担任幼儿班的专职工作。

从此,幼儿班的孩子们有了固定的刘老师。

 微信图片_202207291404294(1).jpg 

一直以来,刘老师都是教小学,对于幼儿班的工作都不懂。为尽快帮助刘老师快速上岗,春玉下乡督导的时间都与她细心沟通、认真辅导,提供给刘老师一系列的游戏活动资料。每次项目组织的培训,刘老师都认真学习。

出于喜欢,幼儿班的刘老师很快就掌握了幼儿教育的核心方法和技能。一年后,刘老师的专业技能得到了当地家长、社区及学校的认可。

微信图片_20220729140429(1).jpg 

在找到人生的发展目标后,这些长期驻守在偏远乡村的幼儿教师们,他们可能是小学转岗,也可能是临聘,但出于热爱,在舆论和不被看好中努力成长。

过去、现在及未来,未来希望幼儿班项目都会将技能、专业知识、职业培训带给他们,默默推动这些乡村幼儿教师变得更强、更专业。

这个过程漫长,在无数细小的努力和坚持之下,他们的人生终会上扬。

 

项目介绍:

“一村一幼”和“班改幼”是云南省教育厅在学前教育领域的一个试点政策,希望把现有的学前班改为独立幼儿班/园,在大的行政村开办幼儿班/园,从而逐步实现“一县一示范,一乡一公办,一村一幼”的学前教育布局,会泽县是试点县之一。在田家炳基金会的资助下,互满爱人与人国际运动联合会(瑞士)云南代表处与会泽县教育体育局合作,协助其在“一村一幼”和“班改幼”的政策下,进行招聘和面试教师,组织教师进行幼教知识、课程管理和教学方面的培训及监管,改变教师“小学化”的教学方式。此外,提供教师培训室、管理工具包、教学视频等相关工具材料。实地督导及拜访幼教点,对幼儿班提供硬件资金支持。扩大农村学前教育覆盖率,提高教育教学质量,以使更多的孩子能够接受有质量的学前教育。

田家炳logo.png 

本项目由田家炳基金会资助,互满爱人与人国际运动联合会(瑞士)云南代表处与会泽县教育体育局合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捐赠方的观点或立场。

 未标题-1(1).jpg

分享到: